当前位置: 首页  > 党史学习教育
姚喆:大青山第一功臣
时间:2022-11-15
分享:

  姚喆(1906—1979年),原名姚秩章,1906年生,湖南邵阳人,1928年参加红军,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。他为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的创建作出了杰出贡献,为绥远和山西的抗日联动创造了有利条件,被誉为大青山第一功臣,毛泽东对乌兰夫说:“讲内蒙古革命史,不能不提到我的‘小老乡’!”


  挺进大青山建立抗日游击根据地
  大青山位于阴山山脉中段,东西延绵350余公里,是通往我国大西北的交通咽喉,也是抗日大后方陕甘宁边区的北门户,还是日本侵略者进攻陕甘宁边区的桥头堡。大青山地区的安全不仅关系到晋西北抗日根据地的安全,而且关系到整个晋绥抗日战争的发展,具有极端重要的战略意义。1938年5月,中共中央作出创建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的重大决策。八路军第120师决定由第358旅第715团和师直骑兵营一个连组成八路军大青山抗日支队(简称大青山支队)。由于战斗经验丰富军事素质过硬,姚喆成为大青山支队参谋长的第一人选。
  1938年7月29日,八路军大青山支队、第4支队和总动委会干部队总计2300余人,踏上了挺进大青山的征程。从晋西北五寨到大青山仅有400多公里,但是大青山支队的北上之路却异常艰难。日军、伪军调集5000余人,企图把大青山支队消灭在长城脚下。为策应大青山支队顺利挺进,姚喆带领一营队伍在蛮汗山打游击战,以此牵制敌人。姚喆以机动灵活的游击战术与敌人周旋,成功拖住了敌人,为主力部队北上争取了时间。在大青山创建抗日游击根据地并非易事,敌我力量悬殊,八路军后方给养困难,抗战无望的悲观情绪在群众中蔓延,如何打开抗日局面成为姚喆等人面临的首要难题。1938年9月,李井泉、姚喆率领的大青山支队在取得夜袭陶林、攻克乌兰花战斗的胜利后,为遏制日军增兵绥中、加强控制的企图,决定在蜈蚣坝进行伏击战。蜈蚣坝伏击战仅用了25分钟就歼敌80余人,八路军抗日的威名传遍了大青山南北,激发了群众抗日的斗志,为大青山建立抗日游击根据地奠定了群众基础。


  发展巩固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
  大青山地域广袤,多是丘陵、草原和平原地带,村庄分布稀疏,刚组建的大青山支队多为步兵,部队机动性受到地势的制约。在大雪漫天的寒冷冬季,指战员在一膝多深的雪地中行军作战时常冻伤,造成大量非战斗性减员。然而,大青山的日伪军却多是骑兵和机械化部队,在机动性上占有优势。李井泉、姚喆深知大青山地区骑兵作战的重要性,决定将步兵改建为骑兵。
  组建骑兵的困难很多,首先就是马匹问题。大青山地区土匪活动猖獗,且与日军、伪军来往密切。他们手持武器却不抗日,反而以欺压和掠夺百姓为业。共产党人干革命就是为了老百姓,姚喆指示部队不要增加老百姓的负担,要向敌人要马匹。大青山支队1大队在寒风大雪之夜奔袭40多公里,一举剿除肖顺义的匪巢,共缴获战马一百余匹,枪支七十余杆,创造了步兵一夜变骑兵的神话。
  骑兵不仅要有马匹,更重要的是形成战斗力。为学莫重于尊师,姚喆虚心向善于骑射的群众求教,学习驯养方法和乘骑技术。他将群众乘骑和饲养马匹的宝贵经验转化为朗朗上口、便于识记的歌诀在军中传唱。姚喆还提出“一边打仗一边建,一边行军一边练”的口号,坚持训练骑兵、建设队伍与武装斗争相结合,大青山支队骑兵机动性与作战能力迅速提升。大青山骑兵在姚喆的指挥下,采取多种战术与敌周旋,伺机消灭敌人,动辄扰袭敌人,成为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军民抵御顽敌的利刃。


  在“扫荡”中坚持根据地斗争
  1942年7月,日军调集重兵向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发动了规模空前的“梳篦式扫荡”,所到之处推行灭绝人寰的“三光”政策。在日军、伪军的“扫荡”过后,绥远地区的斗争形势进一步恶化,隐蔽斗争成为这一时期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对敌斗争的主要形式。为了保存主力,8月,大青山地区的领导机关和主力部队奉命转移到山西西北一带。同时,塞北军分区成立,姚喆担任分区司令员,留守大青山坚持斗争。面对敌人疯狂的“扫荡”,姚喆与敌人激战多次后部队化整为零,分散转移,粉碎了敌人消灭大青山抗日力量的阴谋。贺龙和关向应考虑到安全问题,数次致电姚喆让他暂回晋西北,但姚喆坚定表示:“我要和同志们在一起战胜敌人,渡过难关。”
  1943年是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最艰苦的时期,常常无米下锅,食不果腹。因为缺乏营养,许多战士的脸、手、脚上都带有浮肿,有的甚至得了夜盲症。战士们受了伤只能用盐水清洗,得了病只能用土办法医治。可是,即便在那最艰难的岁月里,守住大青山、守好老百姓是姚喆心中坚如磐石、不可动摇的信念。他常常带着一个骑兵班穿梭于大青山各处,始终坚持战斗在抗日的最前线。在冷风刺骨的数九寒天,他同大家一起搭窝棚挖窑洞,烧火取暖化雪止渴,靠莜麦糊、冻土豆和灰菜籽充饥。他身穿羊皮袄头戴羊皮帽,宛如大青山人一样。有人不认识姚喆就向战士打听,战士笑着说:“他是我们的老伙夫班长。”有盐同咸、无盐同淡,姚喆始终同根据地军民保持着血肉联系。姚喆率领的大青山抗日队伍执行隐蔽斗争的方针,保存了有生力量,并且克服重重困难坚持斗争,推动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的恢复与发展。1945年春天,中共中央决定成立绥蒙军区,姚喆任军区司令员。他率骑兵旅、晋绥27团等部奔赴绥南地区开展游击战争,连战连捷气势如虹。在绥远战役中,姚喆积极配合晋绥军区主力收复大青山南北广大地区,实现绥西、绥南、绥中、绥东根据地接连成片,最终取得了大青山抗战的胜利。
  朝鲜战争爆发后,姚喆任志愿军第23兵团副司令员,率部开赴抗美援朝前线,自此离开了出生入死十余载的大青山。一寸山河一寸血,姚喆以革命理想高于天的信念,在大青山地区带领内蒙古各族人民同强敌浴血奋战、百折不挠,用生命和热血践行了初心与使命,奏响了气壮山河的英雄赞歌。1979年5月27日,姚喆在全国政协常委会议结束后返回武汉的途中突然休克,后抢救无效而溘然长逝,终年73      姚喆(1906—1979年),原名姚秩章,1906年生,湖南邵阳人,1928年参加红军,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。他为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的创建作出了杰出贡献,为绥远和山西的抗日联动创造了有利条件,被誉为大青山第一功臣,毛泽东对乌兰夫说:“讲内蒙古革命史,不能不提到我的‘小老乡’!”


  挺进大青山建立抗日游击根据地
  大青山位于阴山山脉中段,东西延绵350余公里,是通往我国大西北的交通咽喉,也是抗日大后方陕甘宁边区的北门户,还是日本侵略者进攻陕甘宁边区的桥头堡。大青山地区的安全不仅关系到晋西北抗日根据地的安全,而且关系到整个晋绥抗日战争的发展,具有极端重要的战略意义。1938年5月,中共中央作出创建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的重大决策。八路军第120师决定由第358旅第715团和师直骑兵营一个连组成八路军大青山抗日支队(简称大青山支队)。由于战斗经验丰富军事素质过硬,姚喆成为大青山支队参谋长的第一人选。
  1938年7月29日,八路军大青山支队、第4支队和总动委会干部队总计2300余人,踏上了挺进大青山的征程。从晋西北五寨到大青山仅有400多公里,但是大青山支队的北上之路却异常艰难。日军、伪军调集5000余人,企图把大青山支队消灭在长城脚下。为策应大青山支队顺利挺进,姚喆带领一营队伍在蛮汗山打游击战,以此牵制敌人。姚喆以机动灵活的游击战术与敌人周旋,成功拖住了敌人,为主力部队北上争取了时间。在大青山创建抗日游击根据地并非易事,敌我力量悬殊,八路军后方给养困难,抗战无望的悲观情绪在群众中蔓延,如何打开抗日局面成为姚喆等人面临的首要难题。1938年9月,李井泉、姚喆率领的大青山支队在取得夜袭陶林、攻克乌兰花战斗的胜利后,为遏制日军增兵绥中、加强控制的企图,决定在蜈蚣坝进行伏击战。蜈蚣坝伏击战仅用了25分钟就歼敌80余人,八路军抗日的威名传遍了大青山南北,激发了群众抗日的斗志,为大青山建立抗日游击根据地奠定了群众基础。


  发展巩固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
  大青山地域广袤,多是丘陵、草原和平原地带,村庄分布稀疏,刚组建的大青山支队多为步兵,部队机动性受到地势的制约。在大雪漫天的寒冷冬季,指战员在一膝多深的雪地中行军作战时常冻伤,造成大量非战斗性减员。然而,大青山的日伪军却多是骑兵和机械化部队,在机动性上占有优势。李井泉、姚喆深知大青山地区骑兵作战的重要性,决定将步兵改建为骑兵。
  组建骑兵的困难很多,首先就是马匹问题。大青山地区土匪活动猖獗,且与日军、伪军来往密切。他们手持武器却不抗日,反而以欺压和掠夺百姓为业。共产党人干革命就是为了老百姓,姚喆指示部队不要增加老百姓的负担,要向敌人要马匹。大青山支队1大队在寒风大雪之夜奔袭40多公里,一举剿除肖顺义的匪巢,共缴获战马一百余匹,枪支七十余杆,创造了步兵一夜变骑兵的神话。
  骑兵不仅要有马匹,更重要的是形成战斗力。为学莫重于尊师,姚喆虚心向善于骑射的群众求教,学习驯养方法和乘骑技术。他将群众乘骑和饲养马匹的宝贵经验转化为朗朗上口、便于识记的歌诀在军中传唱。姚喆还提出“一边打仗一边建,一边行军一边练”的口号,坚持训练骑兵、建设队伍与武装斗争相结合,大青山支队骑兵机动性与作战能力迅速提升。大青山骑兵在姚喆的指挥下,采取多种战术与敌周旋,伺机消灭敌人,动辄扰袭敌人,成为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军民抵御顽敌的利刃。


  在“扫荡”中坚持根据地斗争
  1942年7月,日军调集重兵向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发动了规模空前的“梳篦式扫荡”,所到之处推行灭绝人寰的“三光”政策。在日军、伪军的“扫荡”过后,绥远地区的斗争形势进一步恶化,隐蔽斗争成为这一时期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对敌斗争的主要形式。为了保存主力,8月,大青山地区的领导机关和主力部队奉命转移到山西西北一带。同时,塞北军分区成立,姚喆担任分区司令员,留守大青山坚持斗争。面对敌人疯狂的“扫荡”,姚喆与敌人激战多次后部队化整为零,分散转移,粉碎了敌人消灭大青山抗日力量的阴谋。贺龙和关向应考虑到安全问题,数次致电姚喆让他暂回晋西北,但姚喆坚定表示:“我要和同志们在一起战胜敌人,渡过难关。”
  1943年是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最艰苦的时期,常常无米下锅,食不果腹。因为缺乏营养,许多战士的脸、手、脚上都带有浮肿,有的甚至得了夜盲症。战士们受了伤只能用盐水清洗,得了病只能用土办法医治。可是,即便在那最艰难的岁月里,守住大青山、守好老百姓是姚喆心中坚如磐石、不可动摇的信念。他常常带着一个骑兵班穿梭于大青山各处,始终坚持战斗在抗日的最前线。在冷风刺骨的数九寒天,他同大家一起搭窝棚挖窑洞,烧火取暖化雪止渴,靠莜麦糊、冻土豆和灰菜籽充饥。他身穿羊皮袄头戴羊皮帽,宛如大青山人一样。有人不认识姚喆就向战士打听,战士笑着说:“他是我们的老伙夫班长。”有盐同咸、无盐同淡,姚喆始终同根据地军民保持着血肉联系。姚喆率领的大青山抗日队伍执行隐蔽斗争的方针,保存了有生力量,并且克服重重困难坚持斗争,推动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的恢复与发展。1945年春天,中共中央决定成立绥蒙军区,姚喆任军区司令员。他率骑兵旅、晋绥27团等部奔赴绥南地区开展游击战争,连战连捷气势如虹。在绥远战役中,姚喆积极配合晋绥军区主力收复大青山南北广大地区,实现绥西、绥南、绥中、绥东根据地接连成片,最终取得了大青山抗战的胜利。
  朝鲜战争爆发后,姚喆任志愿军第23兵团副司令员,率部开赴抗美援朝前线,自此离开了出生入死十余载的大青山。一寸山河一寸血,姚喆以革命理想高于天的信念,在大青山地区带领内蒙古各族人民同强敌浴血奋战、百折不挠,用生命和热血践行了初心与使命,奏响了气壮山河的英雄赞歌。1979年5月27日,姚喆在全国政协常委会议结束后返回武汉的途中突然休克,后抢救无效而溘然长逝,终年73岁。